滬皖簡訊

全國政協委員趙雯:建立統一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

    當今世界 ,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蓄勢待發 ,發展創新型經濟已成大勢所趨 ,知識產權日益成爲國家發展的戰略性資源和國際競爭力的核心要素 。隨着《泛太平洋夥伴關係條約》(TPP)和《反假冒貿易協定》(ACTA)實質性談判的迅速推進,國際貿易領域呈現出知識產權保護範圍不斷擴大、標準不斷提高、“一體化”趨勢不斷加強的態勢 。

    面對國際競爭日趨激烈、國內創新發展努力前行的新態勢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明確要求“深化知識產權領域改革” ,《國務院關於新形勢下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要“積極研究探索知識產權管理體制機制改革” 。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 ,全國政協常委、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副市長趙雯提交了題爲《關於推進國家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建議》的提案 。

    在提案中 ,趙雯建議 ,爲貫徹落實中央要求、加快建設知識產權強國 ,在國家層面推進國家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建立統一的、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 ,勢在必行 。

趙雯在提案中從對外、對內兩個方面對這一提案的理由 ,進行了詳細論證:理由如下:

1.從對外方面來說 ,符合國際慣例和發展趨勢

    建設知識產權強國 ,知識產權管理體制必須與國際接軌 ,在相同體制架構中 ,纔會有共同語言 ,才能融入世界知識產權話語體系 ,推動多邊、雙邊和區域知識產權合作 ,進而參與知識產權國際規則的制定 。

    當前 ,我國現行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依然沿襲上世紀八十年代模式 ,版權、商標、專利的管理職能 ,分別由國家版權局、國家工商總局、國家知識產權局等部門實施 ,農業部、林業部、質檢總局、海關總署、商務部、科技部等也承擔相應的管理工作 ,處於分散管理、職能交叉的局面 。這種分散管理體制 ,對外 ,多方發聲、意見難統一 ,不利於擴大國際交流與合作 ,不利於提升在世界貿易組織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中的話語權 ,不利於形成應對國際知識產權保護的快速反應機制 。已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了 。

    放眼世界 ,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188個成員國中 ,只有中國、朝鮮、埃及、希臘、沙特等極少數國家仍採用知識產權分散管理模式 ,其餘絕大部分國家均實行集中管理(專利、商標、版權“三合一”管理模式)或部分集中管理(專利、商標“二合一”管理模式) 。改變這種分散行政管理模式 ,順應各類知識產權成果集聚、集成利用、互利互補的趨勢 ,實行“三合一”乃至“統一”的知識產權集中管理模式 ,是融入世界知識產權話語體系 ,營造與國際接軌的、統一高效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的必由之路 ,是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當務之急 。

2.從對內方面來說 ,可以破解分散管理、各自爲政難題

    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實施以來 ,我國知識產權事業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 。進入新常態之後 ,創新驅動引領發展對知識產權制度的頂層設計和制度運用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現行的知識產權分散管理模式 ,“九龍治水” ,政出多門 ,不利於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頂層設計和實施 ,不利於構建公開公平、誠信透明的市場環境 。儘管可以通過知識產權戰略聯席會議、商標戰略實施領導小組、軟件正版化工作領導小組等平臺進行跨部門協調 ,但扶持政策難以聚焦、行政管理效率不高、執法力度難以提高等問題依然存在 ,與支撐保障市場主體創新的迫切需求不相適應 ,已成爲阻礙提高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效能的短板 。推進國家知識產權綜合管理體制機制改革 ,對提升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

    趙雯認爲 ,建立統一的、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有利於突破體制藩籬 ,減少職能交叉 ,避免多部門管理過程中的缺位、越位和錯位問題 ,科學配置知識產權行政資源 ,構築司法保護、行政保護、仲裁調解、維權服務和文化建設一體化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 。有利於合理劃分各級知識產權局行政管理職能 ,實現中央和地方知識產權行政管理職能各有側重、事權互補、提升效能 。有利於統一知識產權行政保護工作機制和執法標準 ,實行更加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 ,綜合執法 ,嚴厲打擊製售假冒、盜版侵權 ,切實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維護市場主體創新創業的熱情、維護知識產權所有者的合法權益 。

    趙雯在提案中寫道:“建立統一的、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有利於梳理、歸併各類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權力 ,精簡機構、統籌人員 ,統一執法、優化服務 ,爲創新創業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法治環境和保護環境 。有利於整合各類知識產權政策資源 ,提高各類扶持政策的針對性、有效性 ,增強國際投資者、企業界對中國投資環境的信任 ,吸引更多創新資源和創新人才導入 ;引導市場主體綜合利用政策紅利 ,放大財政資金使用績效 ,提高政策實施效果 。有利於整合各類知識產權公共服務資源 ,在知識產權註冊確權、信息諮詢、交易轉化、救助維權等方面實現‘一門式’服務 ,切實降低創新主體的經營成本 。”

    趙雯認爲 ,推進國家知識產權綜合管理體制機制改革 ,破解分散管理、各自爲政難題 ,建設“權界清晰、分工合理、責權一致、運轉高效、法治保障的知識產權體制機制” ,實現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已成爲各界共識 。上海自貿試驗區和浦東新區知識產權推進“三合一”行政管理體制機制改革 ,邁出可喜一步 ,兄弟省市也在積極探索、積極推動知識產權集中管理模式試點 。可以說 ,在地方試點探索的基礎上 ,加快建設統一的、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 ,時機已基本成熟 。

    鑑於此 ,趙雯建議加快推進國家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在提案中 ,趙雯還給出了推進這一工作的具體建議:

1.目標:儘快建立統一的、集中管理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機構 。將知識產權行政體制機制改革納入十九大中央機構改革方案 ,將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工作納入2016年中央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年度計劃 。推動組建國家知識產權總局(總署)和省級知識產權局 ,統一行使專利、商標、版權、地理標誌、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植物新品種等各類知識產權的行政管理職能 ,統籌知識產權制度頂層設計和戰略制定實施工作 。

2.職能劃分:主動適應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的新要求 。國家知識產權總局承擔知識產權制度頂層設計、戰略規劃、體系建設、國際合作等宏觀管理職能 。省級知識產權局重在嚴格行政執法、優化公共服務 ,強化政策支持、提升管理效能 ,加快建成一批知識產權強省、強市 。

3.推進步驟:擴大試點 ,總結經驗 ,協調推進 。國務院加快制定和推進國家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制機制改革方案 ,支持和鼓勵有條件的地方開展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試點 ,及時總結經驗 ,上下聯動 ,協調推進 ,以期更好地釋放改革紅利 ,爲新形勢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和創新型國家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